合同纠纷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合同纠纷

龙醒法师 章四十五 场景似曾相识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1月22日

龙醒法师 章四十五 场景似曾相识

龙道在崩溃,小小的第三层殿堂中,除了恺撒本人再没有一个清醒的人。,

很多疑惑还在,龙道任务并不完美,但恺撒深深吸了一口气,很快将情绪调整好,最后露出一丝微笑。

因为,虽然不够完美,但无论如何,这结果至少不算差啊。

恺撒知道自己的使命还没有结束,接下来要做的很简单,就是把手中的水晶和黑蛋,怀里的休斯,躺在那边的龙琪琪、可怜、坑爹、备胎,还有第二层的凤凰、诺诺、类龙怪物尸体,以及还在第三层的李维,全都从这即将毁灭的龙道中,带出去!

在战斗法师的计划中,他们派出的人员都是弃子,而在他们得到了完整和归途后,帝国这边的人员也会随着龙道一起毁灭。

但他们终究低估了恺撒的能力,专门派来对付恺撒的黑白被杀,门徒的投影分身也没能在恺撒的诸多底牌下讨到好处。

如今,能够把同伴们全部安然无恙地带出龙道,圆满结束这场龙道之旅的――

“只有我啊。”恺撒心想。

……

……

“有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龙道之外,帝国的军团已经抵达,面对的却是几乎乱成一团的扭曲的空间。

战略飞艇在空中徘徊,根本无法靠近,唯恐被那恐怖的扭曲空间卷入。军队也是。只有三大将军以及少数的校官,能够靠近一些。

看着崩塌中的龙道入口,所有人脸上都被茫然、困惑、震惊、还有愤怒所占据。

虽然他们这些没有进入龙道的人。并不知道战斗法师的真正计划。但从眼前这一幕来看。帝国这次可能完全地被玩弄了。

其实从这次龙道开启之前,帝**部的所有行动,都是被北国牵着鼻子走的。

因为情报方面真的差得太多了,就好象摸着黑在和人打架,对手还是睁着眼都未必打得过的绝顶强者。

“该死的……”蓝将军凝望崩溃中的龙道入口,脸色铁青一片。

三大将军中最年轻的是他,最强大的人是他,最为骄傲的人。也是他。在元帅和无大人半隐退后,蓝将军几乎相当于帝国的无冕之王。

他痛恨现在这样的感觉,厌恶这种无力和被戏耍感。

“准备一下吧,等会儿我们一起进去,把我们的人救出来。”蓝将军开口道。

女将军脸色微动,但没说话。

龙将军眼中则闪过了一丝隐藏得很好的挣扎,最终摇头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,但这种时候我们一起进入是有风险的,说不定会再中了战斗法师的陷阱。你应该知道的,帝国不能没有我们三个。”

蓝将军转过头来。凝望龙将军的脸,罕见地流露出一丝嘲弄。问道:“你该不会忘了吧,你的孙女还在那里面。”

蓝、龙两人向来不和,这是帝**部内部都知道的事实,两位当事人也从未否认。

但,两人的不和更多是因为意见不统一,并不涉及私人情感上的纠纷,所以即便彼此在很多问题上不认同,他们至少彼此尊重。

在龙将军的印象中,这是蓝将军第一次对自己流露出这样的不屑。

龙将军蹙眉,然后口吻也硬了起来:“我当然没忘记琪琪也在里面,不止是她,森林族的三公主,地球街的继承人,还有你的未婚妻,以及其他对帝国而言非常难得的人才,现在都在里面,我没忘记。”

顿了顿,龙将军看着蓝将军的眼睛,问道:“你告诉我,你要进去救人,是真的想要救他们,还是因为你现在太过生气,为了自己的尊严和骄傲,才要进去救人?你要以这种方式,表示自己并没有彻底被战斗法师算计、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失败?”

“事情还没有结束呢。”蓝将军说,“我们还没有输,谈何认输?”

“你可以不要自己骗自己了吗?”龙将军低吼着打断了蓝将军的话,“我们在这件事上已经败了,所以别意气用事把败绩继续扩大了,可以吗?”

“你在跟我说话?”蓝将军脸上闪过戾气。

“你才是,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。”龙将军冷冷道,“虽然你成长到了足可和我比肩的地步,甚至比我更强,但在我眼里你仍是当年那个冲动易怒的小鬼!”

女将军在旁边看着,没吭声。

这是百年来,她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两位同僚失态,而且是同时失态。将军也是人,会有情绪,会被打击。而这次的事件,眼下的局面,确实是沉重的打击。身为将军,掌握帝国至高权力的同时,也意味着更多的负担。他们并没有常人想象中那么完美坚强。

“这件事错了,完全错了,打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受战斗法师的误导,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恺撒那小子身上。”蓝将军咬着嘴唇,低低说道。

帝国在整件事情上的策略,就是依着葫芦画瓢,因为北国对龙道的重视,所以己方也要重视,同样因为北国对恺撒的屡次针对,所以军部这边也最终将很大的期待放在了恺撒这个点上。

但如今龙道都要毁掉了。

谁都没有办法阻止了。

蓝将军深深地呼吸了几次,脸上和眼中的情绪渐渐消退,短暂的失态后,他又恢复成那个威严淡漠的样子。

“这样,你们俩在这里呆着,我自己一个人进去。”蓝将军平淡地说,“我承认我现在很生气,很挫败,所以龙你说得对,我现在要进去救人,很大原因是我过不了自己这个坎,我的骄傲不允许我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接受失败。”

“……可以。”龙将军想了想,这次点头同意了。

最终。在这个问题上。两位将军依然意见不同但达到了某种统一。蓝将军继续发挥他的激进强硬的风格,要深入去救人。龙将军则延续自己重视大局的稳健风格,留在这里。

“你怎么说?”两人看向女将军。

按照以往的惯例,女将军是不太发表看法的,往往置身事外。但在这件这么重要的事情上,想必她也会有些想法。

“我觉得你们可以别这么急。”女将军伸手指向前方,“先听听他的说法,了解一下龙道内部的情况不好吗?”

“恩?”

蓝、龙两位将军看过去。然后同时一震。只见在那混乱的、崩溃中的龙道入口处,一个身影正十分艰难地试图将自己的身子,从那扭曲的空间里拔出来,就像在泥泞沼泽中奋力挣扎的旅人,似乎下一刻就要被吞没了。

是李维!

蓝将军唰地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凭空出现在李维的身边,大手一探,抓住李维的胳膊直接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拽了回来。

李维原本觉得自己死定了,回过神来时,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稳稳落在地上。眼前是三位将军的脸。

“得、得救了……”李维涌起劫后余生的庆幸感,他很理性。但不代表他能从容地面对死亡。

事实上李维的理性,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对死亡的畏惧,所以他这么了不起的天赋和实力,却迟迟不肯加入军部。

若非这次的龙道试炼意义重大,来自军部的无形压力太大的话,他或许依然不会听从军部的调遣吧。

“里面到底什么情况?发生了什么?”蓝将军沉声问道,“还有,凤凰呢?她不应该和你在一起吗?”

李维定了定神,说:“里面的情况……我不清楚,不知道为什么龙道会崩溃。至于凤凰少校,她……”

后面的话,李维还来不及说完,来不及说出凤凰自斩了等级也要进入龙道第二层的事实,远方的龙道入口,便突然间急剧地塌陷,好像末日来临之前的加速毁灭。

“不!!”蓝将军怒吼一声,此刻的他好像暴怒的狮子,愤怒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回荡。

他身后的大军中,士兵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意识到事情或许已经发展到了最坏的、且无可挽回的地步。

动静巨大的最后崩塌之后,反倒是平静。

扭曲的空间不再,一切恢复正常,阳光依旧,和风温煦,之前的所有事情都好像是一场虚无漂亮的噩梦。

但龙道入口附近仍然弥漫着的尘埃,却提醒着众人,这并非梦境,而是现实。

前所未有的低落情绪,笼罩了包括三大将军在内的在场所有风雷法师。

又一次的,风雷法师完全输给了那些北方的家伙。

“所以说……这就结束了?”一名士兵小声地问身旁的同伴,“我们兴师动众而来,结果什么都没做,就这么结束了?”

他的口吻中透着不甘,隐隐还有着生于这样一个世界的绝望。

本以为百年的时间,可以让帝国有着和北国一拼的资本,但怎么感觉双方的差距,更大了呢……

“全军,撤退。”龙将军艰难地下达了这样一个屈辱的命令。

这种时候,骄傲的蓝将军不会允许自己说任何话,所以龙将军必须站出来,稳住局面,尽管他的内心也在滴血。

如果说,当初强迫将龙琪琪许配给十二圆桌家,只是心里有些纠结,但仍自我安慰着琪琪顶多有些不开心,至少不会离开。

那么这次,自己最疼爱的孙女,那个小时候骑在自己脖子上欢快大笑的小丫头,是真的离自己而去了。

直到女将军的一声包含意外情绪的惊咦,将龙将军从哀伤思绪中拉回来。

只见女将军满脸的不可思议,死死盯着远处那渐渐消散的尘埃。

蓝将军和龙将军不由也看了过去,还有李维,身旁的几位校官,以及身后的几个军团的帝国精锐部队。

这一刻,在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那片渐消的尘埃的方向。

在无数道视线的瞩目之下,一个少年的身影――身上挂满了昏迷中的同伴们――有些不堪重负却依然坚定地,从那片尘埃中走了出来。

在一些人的记忆里,去年的龙道试炼最后,似乎也是这个少年浑身浴血却又毫发无伤地,从龙道里走出来。

在场的人很多,数以万计,此刻却安静得几乎听不到呼吸。

一片死寂中,女将军凝视那个气喘吁吁的、似乎随时都要扑倒在地的少年的脸,略失神地喃喃叫出了对方的名字:“……恺撒?”

广西中医男科医院
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
小孩营养不良吃什么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