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案例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经典案例

武道天下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虎豹骑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3月12日

武道天下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虎豹骑

眼看烈日中升,正当响午。

激战至今,飞蝉军锐减到十分之一左右,不管是精神上,还是体力法力方面,已经基本耗干。

至今依旧幸存着的人,基本靠着毅力在坚持,已经战得精神麻木,法力枯竭,而且清一色的筑基境及以上。

可以说,如果不是靠着毅力,不是法力枯竭,力尽被杀。就是精神失常,发疯乱战而死了!

但是,四面围攻的黄巾军,攻势依旧毫无停歇,反而越来越凶猛、越来越疯狂,前扑后续,悍不畏死。

许褚、黄忠、荀悦、荀彧、阴妃、武信……

随着时间流逝,战阵不停收缩,一位位核心人物加入战阵运转,参与大战。

除了主阵的独孤伽罗和被重点保护的彼岸花之外,连荀氏四杰这种文职人员,也参与了,为了自己的命,也为了减少伤亡。

特别是许褚和黄忠的参战,顿时让飞蝉残军伤亡大减。

“公子……”

武信随阵激战之际,耳畔忽然传来独孤伽罗的传音。

“怎么了?”武信趁机偷懒,迅速离位,来到独孤伽罗身边。

甫一抵达,武信就通过映射景象,看到远处的黄巾军,正在不停离开。

密密麻麻遍布颍川府城的黄巾军,状若一个巨大沙漏,正在不停减少,撤往南方。

不过,战阵之外,依旧密密麻麻围满了黄巾军,依旧攻势疯狂,悍不畏死。

“呼……”

看到这情况,武信哪里还不明白,明显大松了口气。

援军终于到了!

黄巾军终于扛不住开始撤离了……

攻势不歇,除了黄巾军依旧抱着那么一丝丝幻想外,也对飞蝉军抱着必杀的滔天恨意!

独孤伽罗也露出个如释重负的微笑,却是声音沙哑说道:“先别说,现在很多人是憋着一口气,若是泻掉,说不定就此崩溃了,敌军尚未散去,依旧有足够的实力覆灭我等!”

声音沙哑,倒不是独孤伽罗嗓子的问题,反而一直没怎么说话,是直接神识传音。

只是太过疲惫了……

没过多久,一阵磅礴浩瀚的气息、气势,出现在远方,并以狂风席卷的速度,迅速靠近。

阵外的黄巾神将纷纷撤走,一帝二皇三人王已经消失无踪,可依旧有一批军卒依旧在猛攻,数量足有十余万人,似乎是被蒙在鼓里,并不知晓援军的到来。

水镜映射般的景象中……

越来越多的身形浮现,为首者是貂蝉、清姨、厉伯等熟悉面孔,还有不少长社之战的熟悉面孔。

貂蝉等熟识之人后面,便是钢铁洪流般的骑军……虎豹骑!

虎豹骑是种统称,却也是种划分,主要分为两种。

一种是擅长攻坚硬战的“虎骑”,骑乘浑身漆黑的异种黑虎,身穿黝黑战盔战甲,手持长柄巨斧,势若群虎下山,气势磅礴,势不可挡。

一种是擅长突击奔袭的“豹骑”,骑乘浑身火红的一种火豹,身穿赤红战盔战甲,手持锐利长枪,势若洪流咆哮,气势迅猛,无坚不摧。

更重要的是,这些骑乘虎豹者,修为境界最差也是金丹境,元婴境、法相境等的比例挺高,远胜普通军队,也明显胜过诸多精锐之师。

“虎豹骑……名不虚传!”

光看这气势,就让人为之折服,望之变色,慕名已久的武信,更是羡慕不已呢喃着。

在大离皇朝时,武信就见过虎豹骑,亲自见识过虎豹骑的精锐和强横!

区区数十人,就像一支所向披靡的铁军。

每一位虎豹骑,似乎就是一支军队。

如今真正见到了虎豹骑,冲击感更强,强得让武信有些窒息。

不只是坐骑、修为、精锐、气势等的缘故,虎豹骑的武器盔甲,基本是金丹境对应的灵宝,元婴境对应的法器等。

光是这武器配备,就需要难以想象的财富资源,可想而知大魏帝国的富有。

“区区虎豹骑,据说仅仅五万人,无需多久,公子也能拥有……”

武信的震撼和羡慕,独孤伽罗看在眼中,不由柔声说道,语气却是格外自信。

不说别的方面,只要整合眼前的颍川幸存者,也能组建起一支铁血精兵了。

再加上颍川府覆灭遗留的财富,武信也不是不可能组建出一支不弱于虎豹骑的特殊精兵啊!

“魏帝……曹操!”

武信笑了笑,并未应答,而是梦呓般缓缓呢喃着,呢喃着这位名闻青史的绝世枭雄。

和前世记忆有点不同的是……

魏帝曹操这位绝世枭雄,如今已经是威震天下的魏帝,已经功成名就,实力滔天。

武信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大汉天朝会出现和前世记忆如此大的差别。

不过,武信相信,魏帝曹操,绝不会让自己失望。

“区区魏帝,终究是大汉臣子!不同于公子的开国之主……”

独孤伽罗似乎怕武信遭到打击,再次安抚道。顿了下,又正容接道:

“若从品级上看,这位大汉魏帝,也就等若公子的皇者而已,可能还有所不如……”

“呵呵……无妨!只是纯粹对此人好奇而已,我朝和这魏帝的恩怨,由来悠久,伽罗肯定听过啊……”

武信轻笑数声应道,顿了下,郑重提醒道:

“对了,通传众人,别把我的存在说出去!关于我的所有功劳,都放在其他人头上……就忠叔的儿子……黄叙吧!”

“啊?”

独孤伽罗错愕了下,便迅速反应过来,没好气啐道:

“公子高风亮节,淡泊名利,令人钦佩啊!”

顿了下,又凝眉迟疑道:“但是,如此大的事件,公子真以为瞒得了朝廷,瞒得了天下人?光是黄巾军,也会把公子的存在说出去吧……”

武信笑了笑,也不理会独孤伽罗的调侃,理所当然应道:“知道归知道,那是另外一回事,别浪费了这份赫赫战功便是!”

独孤伽罗点了点头,却依旧忿忿不平嗔道:

“你啊……真不知你图什么,难道就为了不让人忌惮,故意让飞蝉军锐减至此,好功成身退?”

武信摸了摸鼻子,沉默不已,连视线都不敢看向独孤伽罗……

最主要的一点,独孤伽罗为了此战,选择了不喜欢的大道之路,这是武信永远的亏欠!

绍兴治疗牛皮癣费用
血栓闭塞性脉管炎药物治理
促进青少年长高的钙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