遗产继承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遗产继承

十界主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鬼道秀兰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3月12日

十界主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鬼道秀兰

张恒看似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,却没有丝毫害怕之感,真气勃发,凝炼顺畅。虽未取出任何武器,但是赤手空拳间,隐然有一丝玄妙波动,显然拳脚上有些本事。

“交易!你想怎么交易?”

叶飞身形一顿,目光颇为玩味。姓张的显然根本不怕他,似乎另有仗持。考虑到初入秘境,他也没必要大打出手。再说了,这些世家宗族的子弟,一个个可不是善茬,没准身边便有重宝,生死相拼之时,他未必就能够全身而退的。

“嘿嘿!叶兄,你对龙塔秘境一些隐秘应该知之不清吧!张某不才,恰好有不少龙塔隐秘,可以和你分享!”

张恒嘿嘿一笑,脸色神情缓和了些,但是周身真气却是更加凝炼,悄悄防备叶飞了。

叶飞根本不在意,淡淡笑道:“说说看!”他既没有提如何交易,也没允诺对方什么,是个人物都不会掉以轻心,恐怕会心神大紧,好生“商讨”。

然而张恒却是恍若没发现一般,嘴里悠然道:“就说这龙元紫气吧!每一个进入龙塔秘境之人,都会或多或少沾染一些。随着之后的境遇,会渐渐增多,到得秘境深处,龙塔之前。就可以凭借龙元紫气,开启龙塔秘藏传承,一朝成龙,一息化凤。”

“还有,龙塔秘境内有些特殊秘地,内藏珍宝灵药,若是能够寻到,那可是了不得机缘。我君子堂曾经有一位前辈,得到一株顶尖玄药,炼化吸收。在龙塔之内,进阶武王强者,镇压那一众强者!”

张恒似乎根本就没有隐瞒的心思,诸般隐秘脱口而出。虽然话语内不着气力,但是分为诱人心神,任何一个人听了,恐怕都会心痒难耐,渴望之情难以自禁。

叶飞却是不动声色,一副凝神细听的模样,面色没有半分变化。这倒使得张恒有些失望,说了一半,没了兴致。

“差不多就是这些了,叶兄可还满意!”

他琢磨不出叶飞的心思,无可奈何之下,只能有此一问。

叶飞淡淡看了他一眼,旋即转首眺望了下远方,冷冷道:“你可以走了,龙塔之前,你这一身龙元紫气,我自会收取的。”

张恒面色一寒,眼眸内漫卷出浓浓的战意。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轻视他,但是一想到叶飞惊人的手段,他心中斗志却是息了大半。

“也好,我也很景仰叶兄的身手,龙塔混战之时,正好一窥叶兄神通!”

他话音一落,凌空一跃,身形好似一道流光,钻入一棵参天大树后,消失不见。

叶非目光流转,盯着张恒消失的方向,目光一凝,微微有些诧异:“好精妙的身法,这张恒实力倒是不简单。君子堂应该就是他身后势力了,日后到得龙象王朝,说不得还得打些交道。

神风帝国太小了,修炼资源匮乏的令人发指,自然不是容身之处。而且掳走老太君和秋香的幕后之人,很可能就是龙象王朝的势力,那万灵堂,他肯定要去一次的。

他目光一下子深沉下来,寒意爆闪。就在这等时刻,左侧密林中,忽然传出两道异响声。

“唰唰!”

剑气挥转,激荡虚空。两道身形一追一逃,飞快朝着前方奔去。

“妖女,赶快放下那株地心莲,否则裘某让你好看!”

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,赫然乃是裘胜。叶飞微微一愣,下意识地发出精神力,扫射而去。

裘胜追击的却是个黑衫女子,身形矫健,周身衣衫上灰霞闪动,一道道符印若隐若现,很是古怪。

“秀兰!”叶飞瞳孔大张,面色一变。这黑衫女子虽然只有一道背影,但是分明就是骷髅会的暗符师秀兰。当日骷髅会地下祭坛处,对方和鬼婴一同消失,没想到会在这等时刻现身。

他想也不想,身形纵跃而出,化作一道遁光,朝着裘胜方向追击而去。

符印挥转,一道道风行符印在其身周凝形,化作一股旋风,卷裹着他的身形,以风行电掣之势,几个呼吸间就赶上了裘胜。

裘胜面色一变,一看清叶飞样子,才松了一口气,正要大声求援,前方妖女窜逃的身形,却是停了下来。

“妖女,你怎么不跑了!”

裘胜也顾不得其他,以为对方怕了叶飞,正要上前拿下,却被叶飞拦住了。

“裘胜,不要冲动,你不是她对手!”

叶飞摆了摆手,止住裘胜动作,旋即冲着秀兰朗声道:“几日不见,秀兰姑娘居然就突破到了符师巅峰,真是可喜可贺啊!”

他叶飞如今在符道上也才不过化筋境中期修为,这秀兰自当日一别后,居然连跨两个小境界,一举到达化筋境后期巅峰,实在是有些惊人。

“哼!符师巅峰有什么了不得的,可比不得叶大师镇压群雄的盖世手段。”

秀兰轻轻转身,一脸阴沉,原本清秀面容,此番却是一脸惨白,死气沉沉。但是气息却是分外强大,精神力强度比之初入淬骨境的大符师,恐怕也差不了多少。

叶飞目光一凝,遍扫秀兰周身,旋即惊道:“你入了鬼道!那鬼婴来历不明,你轻信他的言语,日后恐怕没后悔药吃啊!”

毕竟打过交道,虽然谈不上多少好感。但是看着好好的姑娘家,踏入万劫不复的鬼道修行,他还是不能坐视不理。

秀兰冷哼一声,讥嘲一笑,扬了扬手,一粒骷髅骨戒显露而出,道:“那鬼婴再来历不明又如何,如今化作枯骨,难道还能害我不成?”她冷冷地盯了叶飞一眼,又道:“有些人心怀鬼胎,心术不正,害得人家破人亡。我秀兰有眼无珠,沾惹了这种人,早就没得后悔可言了!”

她这是责怪叶飞“毁掉”骷髅会的事情,嫉恨怨念,似乎分外深沉。那鬼先生明明就是要害她,她却称呼骷髅会为“家”,显然对于骷髅会感情很深。

叶飞摇了摇头,告诫道:“鬼先生贼子祸心,妄动那座荒古祭坛,本就惹了祸患。就算没有我,没有圣武殿堂的人,骷髅会也不可能存在下去了。”

那座祭坛上可是有荒印铭文,古怪不已,更有那只五阶鬼王暗中作祟。即使叶飞不去,也必然生出祸患,比之鬼先生身死,圣武殿堂来此剿灭,可要眼中百倍。

秀兰根本不知道这些,狠狠瞪了叶飞一眼,直直看着叶飞的眼眸,质问道:“我且问你,那座祭坛上的铭文到底什么来历?荒印又是什么东西?”

叶飞微微有些诧异的看了秀兰一眼,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记挂荒印之事。他沉默不语,秀兰却是不依不饶。

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那必然是上古传承。你在我骷髅会得了惊天机缘,我却是变得不人不鬼,一切都怨你!”

她说到这里,一脸凄婉的神情。这些日子虽然实力提升得很快,但是整个面容萎靡不振,宛若死人。对于一个小姑娘家来说,没有崩溃,已经是很难的事情了。

叶飞叹了口气,微微有些歉意,对方本来请他去帮忙的,他却是另有心思。虽然鬼先生那里,他未曾配合,但是确实可以算是秀兰此番境地的罪魁祸首。

“秀兰,你年纪轻轻,就能成就化筋境暗符师,天赋不简单,日后成就不可限量。你若是愿意放弃鬼道修行,我叶飞可以帮你再续生机!”

一侧的裘胜听到这里,面色几番变动,欲言又止。叶飞既然和这妖女相熟,他自然不好再追究对方夺取地心莲之事了。但是听他二人说话,似乎隐秘不小。

当日魏狂刀携众而来,直言叶飞和邪魔妖道勾结。此番听他二人对话,恐怕还真不是虚言。若是往日,他恐怕会嫉恶如仇,将这等事情上报书院,甚至告知圣殿,以此邀功。

然而现在,却是没了这等心事,只想将这般事情烂在肚子里。

“社长,这姑娘入魔已深,你所言她是绝对听不下去的。”

裘胜看出了叶飞怜悯秀兰的心意,摇了摇头,开口提醒道。

秀兰一听这话,面色大变,一脸死气缠绕,周身鬼气纵横。

“哈哈哈,叶飞,你少在这里假仁假义。我江秀兰不需要你的怜悯,鬼道又如何。它能给我力量,你们这帮伪君子,再也伤我不得。”

她仰首向天,凄厉长啸,原本一双纤纤玉手,却是化为锐利鬼爪,隔空就朝着叶飞抓击而来。

鬼影绰绰,煞气纵横,两道虚影利爪,急迫虚空,眼看就要抓到叶飞头顶。

叶飞目光一凝,一脸的无可奈何,双腿微微蹬地,凌空跃起,轻松地躲过那两道虚影利爪。

秀兰一阵狞笑,鬼爪轻轻一挥,那虚影利爪却是变转方向,冲着裘胜袭去。

“妖女,找死!”

裘胜勃然大怒,半分也不退让,手中长剑挥击,以一副硬碰硬的姿态,居然一下子击碎那虚影利爪。

鬼煞之气弥散,眼看着就要随风飘动,化为无形。就在此时,秀兰那双鬼爪却是猛然一震,就此碎裂而开。

于此同时,鬼煞之气一瞬间凝形,却是化为一枚枚符印,凌空结成阵势,一瞬间轰击在裘胜身上。

“啊!”

裘胜一声惨叫,身形当即失控,跌倒在地,满地打滚,痛苦不堪。

叶飞呆住了,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,盯着秀兰的方向皱眉道:“你这是――”

“不错!正是你传给柳若舞的无相法印!”

秀兰惨兮兮地笑了一声,在“你”字上咬得极重!

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
如何调理新生儿黄疸
经期延长怎么调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