拆迁安置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拆迁安置

回忆儿时家乡那诱人的野酸枣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1月22日

回忆儿时家乡那诱人的野酸枣

进入秋季,各种瓜果上市了,多的有时候都叫不出名来。看着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水果,不仅让我想起家乡的野酸枣儿。今年中秋节回山东老家,在一个清晨散步来到村西的小山坡,不经意间又遇到了让我掂念已久的野酸枣儿。已进入成熟期的枣儿挂满了枝头,红的发亮,很是诱人。

我的老家位于山东沂蒙山兰陵县郊的一个小村庄,这里山多坡密,高大的树种不多,而密密麻麻长满山坡的野酸枣,却成了乡村人随手可摘的生津解渴的野果子。儿时可能是生活条件差的缘故吧,总觉得酸枣儿少不够吃的,不等熟透便被顽皮的孩子们摘个净光,很难能看到它成熟了是什么样子。现在人们生活条件好了,没人再去摘它,更没人吃它了。看吧,那些山前山后或陡或秃的山坡中,曲里拐弯的山路旁,纵横交错的沟渠边,到处是野酸枣的身影。这些纯野生的酸枣树,有着很强的保护力,它浑身生长着尖尖的刺,这种刺质地坚硬且尖长,在茂密的枝条间如铁丝网一般,让人或者动物难靠其身。也正因有这样的特点,村里人图省事,有时干脆把酸枣枝刨下来,栽放在自家的菜园边、院墙外,成了天然的篱笆墙。

酸枣树生命力极强,新生枝一两年时间就能长成一大片,老树枝弯弯曲曲却老也长不高,长不粗,这种树一直也成不了材,而且很难收拾,除非一些特殊的需要,平时人们很少去动用它,久而久之,它慢慢地便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

野酸枣不同于其他水果,它在春天里发芽吐蕊,夏天里长出一串串幼小如绿豆般的小果实,一直到秋天,才会长成如花生豆般的小果子。这种小果子在皮色发青的时候,不仅酸涩苦口,而且皮薄肉少,除了小孩子们拿它打打牙祭,大人们是不屑一顾的。直到秋天有霜的时候,这种小酸枣才会慢慢地由青变红,变红的皮下的果肉才会有酸甜的味道,这时候吃一颗酸甜解渴,在大人和孩子眼里,才会真正成为可食用的野果。

野酸枣不仅耐贫瘠,耐干旱,根系发达,从不与其它树木争夺养分和水分,而且它的家族庞大,生命力旺盛,无论是否有人烟之地,也无论平地陡坡,或是悬崖峭壁,只要能立身,就会见到酸枣树那顽强的身姿。有时候,人们因为它浑身有刺,走路时怕挂破衣裳,妨碍行走,就会用锄头或镢头把它连根刨起,扔在路旁。即使这样,它仍然无怨无悔,枝繁叶茂,无所畏惧地生长着。也许是注定一生要与贫瘠相伴,与苦涩相拼,与宝贵相隔,因此它始终与世无争,无论身处何地,一味地默默地生悄悄地长,没有过人的芳香,也没有招人的张扬,只会用尽全力让生命发出自身的光彩,并传承着开花结果的生命乐章。

经过一个夏天的茂盛生长,酸枣树上小小的球形果在深秋季节成熟了。在秋天干燥凉爽的气候里,即使叶子全部被秋风扫落,小果子也始终不离枝头,如一颗颗发光的小灯泡,在人们的视野里迎风招展。这时正是采摘的好时机,摘一个放进嘴里,酸酸的,甜甜的,味道好极了。

有时候,庄稼人在地里干农活,累了渴了,就会随手在地边的坡上采下一把,放进嘴里,慢慢地把表层的皮肉咀嚼一番,立刻就会满嘴生津,酸得直流口水。

据说,野酸枣的功效有不少,可以益肝气、坚筋骨,令人体健,轻身延年。酸枣核内的枣仁,是一味传统中药材,含有较多的脂肪和蛋白质,具有镇静安神等功能。不过,在农村,这种野酸枣还真不是稀罕东西,说不上有什么营养价值。只不过,是一种乡野间极其普通的野果子罢了。

其实,人类自认为是最高明的智能动物,殊不知认识大自然的能力真的有限。一棵不起眼的酸枣树,别看它平朴得如泥土般广泛,其实万物相生相伴,自有它的存在价值,只不过慧眼识真的人太少了而已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酸枣

酸枣(学名:ZiziphusjujubaMill.var.spinosa(Bunge)HuexH.F.Chow)又名棘、棘子、野枣、山枣、葛针等,原产中国华北,中南各省亦有分布。多野生,常为灌木,也有的为小乔木。树势较强。枝、叶、花的形态与普通枣相似,但枝条节间较短,托刺发达,除生长枝各节均具托刺外,结果枝托叶也成尖细的托刺。叶小而密生,果小、多圆或椭圆形、果皮厚、光滑、紫红或紫褐色,内薄,味大多很酸,核圆或椭圆形,核面较光滑,内含种子1至2枚,种仁饱满可作中药。其适应性较普通枣强、花期很长,可为蜜源植物。果皮红色或紫红色,果肉较薄、疏松,味酸甜。酸枣的营养价值很高,也具有药用价值,酸枣作为食品,去果肉枣仁还是中药材,如江苏长美花卉的酸枣,太行山上野生较为普遍。

月经不调健康小知识
如何消除小儿积食
宁波治疗牛皮癣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