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疗纠纷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医疗纠纷

p有事没事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3月12日

  厦门公路局20多人集体受贿 没钱花就查超载车

  有事没事,开巡逻车上街,为众多超载车开道,使其大摇大摆,安然过市,其形状宛如“众鼠之首”。

  “钱花光了,就再去抓超载车。只要超载车一天不停,我们就有钱赚。”厦门市公路局马巷超限检测站原班长王某这样说。

  据厦

  门市翔安区检察院调查,马巷超限检测站全站原20多名路政人员集体受贿,把超载车当做提款机。日前,厦门市翔安区检察院已经以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起诉检测站4名原班长(受贿的站长和其余路政人员另案处理)。

  收了黑钱就好像“打靶归来”

  柯某本来是马巷当地农民,检测站成立后,他成了“看车人”,负责打探路政人员上路巡查的时间和路线,为超载车通风报信,收取“情报费”。后来,他发现这类方式来钱不快,因而开始拉拢路政人员,担当起“行贿中介”的角色,检测站多数路政人员第一次受贿都是他送的钱。

  一天晚上,柯某打让马巷超限检测站的洪班长带全班路政人员去抓超载车。6辆超载车被路政人员堵在路上。经过柯某的暗示,超载的车主很快明白其中 “奥秘”。如果按规定处理,每辆车要交近5000元罚款,超载车还要被扣下,但如果付钱,当场即可放行。因此,车主表示愿意付钱。

  放行要付多少钱?这看车主讨价还价的能力,检测站的原班长洪某交代说,他带班巡查时,如果要收钱,会询问班里其他路政人员,要经过全班一致同意,才收钱放车。

  柯某是讨价还价的中间人,那天,他对洪班长说:“车子这么多,收7200元算了。”洪班长同意。检测站路政人员拿了钱,当场放车。在回检测站的路上,5名路政人员和柯某分钱,每人分了1000多元。洪班长向检察官回想说:“当时,我们还笑着说,这是打靶归来。”

  他们常常这样 “打靶”捞钱。据翔安区检察院调查,马巷检测站集体受贿现象很普遍。全站20多名路政人员参与受贿,仅检测站4名班长在短短的近2年时间里,受贿就将近10万元。

  巡查车带超载车招摇过市

  检测站原班长王某在悔过书中检讨了自己的受贿心态,“上班有工资拿,还能赚点外快,下班后钱花光了,就再去抓超载车。只要超载车一天不停,我们就有钱赚。”

  到检测站工作初期,王班长也曾谢绝受贿。直到有一次,一个要塞钱给他的司机对王班长说:“怕什么呀,全国都这样,大家都在收,不单单是你们马巷站。”王班长说,经不住司机的纠缠和金钱的诱惑,就收了钱。

  认识 “看车人”柯某等人后,王班长更加猖狂。王班长等路政人员在旁边,用遥控指挥“看车人”收钱,而“看车人”从中赚取中间费和看车费,也乐于从中周旋。王班长说:“基本上每辆超载车都被我们抓过,都懂得和我们讨价还价,他们都想私了。”

  检测站路政人员不但收钱放车,他们有时还直接向超载车通风报信。漳州有一个车队的超载车每天都要从马巷站通过,为此,车主每月给王班长2000元好处费,让王班长“报个信”。最猖狂时,王班长故意把路政人员用巡查车载到街上瞎逛,为超载车让道,大开绿灯。“看车人”和超载车主得到消息,就赶紧开着超载车,大批地从马巷路段通过,一路畅通无阻。

  新人不愿分“黑钱”被迫离开

  据检察院介绍,原检测站站长也因受贿罪被另案起诉。站里工作人员受贿的事,许站长也都知道,但因为自己也在受贿,就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另外,在检测站原来有一名大学毕业生,因不愿参与分 “黑钱”,被迫离开检测站。据统计,马巷检测站私放的超载车辆,造成本应上缴给国家的罚款直接损失就达100多万元。

  来源:新华-海峡导报声明:本媒体部分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

撞伤如何消肿去淤青
柳州治疗癫痫病方法
北海牛皮癣专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