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通事故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交通事故

九龙川里桃花行原创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1月22日

九龙川里桃花行(原创)

久闻九龙川桃花盛名,听说最近要举行桃花节,乘着休假,我骑着我的宝马--摩托车前去一览胜景。

从正宁县城山河镇北边下山,是一条新修的柏油公路,路面宽阔平正,坡度舒缓,我信马由缰,一路狂奔而下,正应了一句古诗:春风得意马蹄疾。

下到川底,是行政上归属山河镇的李家川。刚一拐上顺川修的公路,我便瞥见路边的台地上方有几道粉红的影子。

停好摩托车,我顺着路边的硷畔爬了上去,看见不远处有两处庄院,每一家都有一树俏丽的身影。远远望去,犹如身披粉红纱裙的少女婷婷玉立。庄院外面,勤劳的农妇正在种植地膜洋芋,用手工操作的点种器正破土下种,很是忙碌。桃花树下,一只白色的小狗又跳又叫。不知是在进行一种欢迎仪式,还是在谴责我这个侵犯它领地的不速之客。

小狗守护的是一树正在怒放的桃花,据农妇说,这是一棵三岁的树,我目测大约有4、5米高,树干弯曲向上,小小的桃叶刚冒了个小尖,那一抹新绿很不起眼,几乎可以忽略,因此上只看见一树的粉红,一树的鲜艳。来到树旁,花色尤显浓艳,饱满的粉红似乎要流淌下来。花的香与甜充持在空气中,吸引的勤劳的蜜蜂在花朵中忙碌的工作。桃花开的繁密而浓郁,枝条错综中,看见的都是一朵朵锦簇的花瓣,密密扎扎,满眼浓浓的粉红由花瓣到花心浓艳的程度依次加深,一朵朵花就是一朵朵娇艳而又灿烂的笑脸,花心酷酷的红艳就像少女黑黑的眸子,一簇簇就是一付付毛茸茸的睫毛。深红的花心又像是一杯醇酒,让人酣然大醉。满眼都是妖娆的粉红,像是一蓬蓬粉红的火焰,炙烤的我意乱情迷,不由得想起了二千多年前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的绝美诗句。

桃花是中国人人文精神家园中情与美的圣地,桃花、粉红,演绎了许多美好的故事与传说,也引得千古骚人墨客们浅吟低唱了数千年。从桃之夭夭的《诗经》到世外仙境的桃花源,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才子佳人,桃花流水鳜鱼肥的西塞山景,桃花潭水深千尺的深厚友情,报与桃花一处开的万丈豪情。几千年了,人面早已不知向何处去,而桃花---依旧在春风里笑逐颜开。

离开了第一次亲密接触的两树桃花,我又踏上了顺九龙川蜿蜒而行的公路,驾着摩托车御风而行。公路边时不时可见一两树桃花,它们或在田间地头俏然而立,或在庄前屋后微露笑靥,背衬着黛苍的山峦尤显艳丽。 在这一带,很少有成片的桃园,田野里,麦苗儿翠绿,菜花儿金黄,梨花开放的粉雕玉琢,满眼都是鲜明的色彩,恰如一副刚刚画出来的新鲜的水彩画。河滩里,清澈的九龙河在欢快的流淌,一路浅吟低唱,更是增添了这幅优美的山水画的音乐感。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让人心情愉悦的似乎要飞了起来,摩托车的声音好像也是另外的一种欢快流畅。路边的硷畔上,偶尔还可见到榆树,叶儿微露,榆钱儿鲜嫩饱满,撸上一把,塞入口中,一嘴的清新,一嘴的香甜,一嘴的糯软。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孩提时代,身边都是塞得腮帮子鼓鼓的儿时伙伴。

一路走走停停,到距宁县城五、六公里的地方,看看路边的桃树有渐渐增多的趋势,也偶尔能见到整片的桃园了。打听了一下,距离菩萨庙不远了。和乡亲们聊天,知道菩萨庙就是黄甘桃的原产地,我也是久闻大名(每年吃桃时节,那些挑着担子的卖桃人,总是自诩他们卖的是菩萨庙正宗的黄甘桃)来九龙川看桃花,菩萨庙是必须朝拜的圣地,问清楚路径,我直奔菩萨庙而去。

菩萨庙在路边的台地上,沿台阶踏步而上,也就是几十步,可惜大门上是铁将军把门。我正在郁闷,旁边一个正在聊天的老人自告奋勇,带我从后边的山坡上找到了一个豁口,进入了菩萨庙的院子。老人身体健康而又健谈,他告诉我,他已经75岁了,按老一辈人的说法,这个菩萨庙是狄仁杰坐宁州时修建起来的。进入院子,里边面向南有两座不太大的庙宇紧挨在一起,顶上有砖砌的兽脊,外表看起来全部是砖砌而成。老人说,内面实际上是土夯筑的,外面砌的青砖是后人修补的。这是两座庙, 右边庙的匾额文字是顕聖庙左边的就是菩萨庙了。我问老人是不是观音菩萨庙,他说不是,当地人都叫白衣菩萨,原因是菩萨身着一身白色的衣服。庙门也有锁进不去,我从木雕的花窗格中也看不清菩萨的尊容,用手机隔窗拍照,结果看得最清楚的倒是一只节能灯,给古老的信仰图腾也烙印上现代化的印记。庙的对面是戏楼,每年农历二月初九庙会都要唱大戏。

菩萨庙附近有几处桃园,其中一家有几十棵桃树,我看那桃树好像有些年代了,向女主人打听,她说是分队(包产到户)那年栽的,算起来也有三十多年了。这些树因为是老树,相对开花的时间要早一点,花瓣已经开始凋零,但那一树树的粉红仍然楚楚动人。由于树龄过大,已经开始老化,结果能力和果品质量都有所下降。在老桃树的空隙间,勤劳的主人已经载满了新的桃树苗,再过两三年时间,这些树苗都可以开花结果了。到那个时候,我如果再来九龙川看桃花,这个老桃园也将该焕发出新的活力了,古老的九龙川又该是怎样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?

☆。

久闻九龙川桃花盛名,听说最近要举行桃花节,乘着休假,我骑着我的宝马--摩托车前去一览胜景。

从正宁县城山河镇北边下山,是一条新修的柏油公路,路面宽阔平正,坡度舒缓,我信马由缰,一路狂奔而下,正应了一句古诗:春风得意马蹄疾。

下到川底,是行政上归属山河镇的李家川。刚一拐上顺川修的公路,我便瞥见路边的台地上方有几道粉红的影子。

停好摩托车,我顺着路边的硷畔爬了上去,看见不远处有两处庄院,每一家都有一树俏丽的身影。远远望去,犹如身披粉红纱裙的少女婷婷玉立。

庄院外面,勤劳的农妇正在种植地膜洋芋,用手工操作的点种器正破土下种,很是忙碌。桃花树下,一只白色的小狗又跳又叫。不知是在进行一种欢迎仪式,还是在谴责我这个侵犯它领地的不速之客。

小狗守护的是一树正在怒放的桃花,据农妇说,这是一棵三岁的树,我目测大约有4、5米高,树干弯曲向上,小小的桃叶刚冒了个小尖,那一抹新绿很不起眼,几乎可以忽略,因此上只看见一树的粉红,一树的鲜艳。来到树旁,花色尤显浓艳,饱满的粉红似乎要流淌下来。花的香与甜充持在空气中,吸引的勤劳的蜜蜂在花朵中忙碌的工作。桃花开的繁密而浓郁,枝条错综中,看见的都是一朵朵锦簇的花瓣,密密扎扎,满眼浓浓的粉红由花瓣到花心浓艳的程度依次加深,一朵朵花就是一朵朵娇艳而又灿烂的笑脸,花心酷酷的红艳就像少女黑黑的眸子,一簇簇就是一付付毛茸茸的睫毛。深红的花心又像是一杯醇酒,让人酣然大醉。满眼都是妖娆的粉红,像是一蓬蓬粉红的火焰,炙烤的我意乱情迷,不由得想起了二千多年前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的绝美诗句。

桃花是中国人人文精神家园中情与美的圣地,桃花、粉红,演绎了许多美好的故事与传说,也引得千古骚人墨客们浅吟低唱了数千年。从桃之夭夭的《诗经》到世外仙境的桃花源,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才子佳人,桃花流水鳜鱼肥的西塞山景,桃花潭水深千尺的深厚友情,报与桃花一处开的万丈豪情。几千年了,人面早已不知向何处去,而桃花---依旧在春风里笑逐颜开。

离开了第一次亲密接触的两树桃花,我又踏上了顺九龙川蜿蜒而行的公路,驾着摩托车御风而行。公路边时不时可见一两树桃花,它们或在田间地头俏然而立,或在庄前屋后微露笑靥,背衬着黛苍的山峦尤显艳丽。 在这一带,很少有成片的桃园,田野里,麦苗儿翠绿,菜花儿金黄,梨花开放的粉雕玉琢,满眼都是鲜明的色彩,恰如一副刚刚画出来的新鲜的水彩画。河滩里,清澈的九龙河在欢快的流淌,一路浅吟低唱,更是增添了这幅优美的山水画的音乐感。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让人心情愉悦的似乎要飞了起来,摩托车的声音好像也是另外的一种欢快流畅。

路边的硷畔上,偶尔还可见到榆树,叶儿微露,榆钱儿鲜嫩饱满,撸上一把,塞入口中,一嘴的清新,一嘴的香甜,一嘴的糯软。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孩提时代,身边都是塞得腮帮子鼓鼓的儿时伙伴。

一路走走停停,到距宁县城五、六公里的地方,看看路边的桃树有渐渐增多的趋势,也偶尔能见到整片的桃园了。打听了一下,距离菩萨庙不远了。和乡亲们聊天,知道菩萨庙就是黄甘桃的原产地,我也是久闻大名(每年吃桃时节,那些挑着担子的卖桃人,总是自诩他们卖的是菩萨庙正宗的黄甘桃)来九龙川看桃花,菩萨庙是必须朝拜的圣地,问清楚路径,我直奔菩萨庙而去。

菩萨庙在路边的台地上,沿台阶踏步而上,也就是几十步,可惜大门上是铁将军把门。我正在郁闷,旁边一个正在聊天的老人自告奋勇,带我从后边的山坡上找到了一个豁口,进入了菩萨庙的院子。老人身体健康而又健谈,他告诉我,他已经75岁了,按老一辈人的说法,这个菩萨庙是狄仁杰坐宁州时修建起来的。进入院子,里边面向南有两座不太大的庙宇紧挨在一起,顶上有砖砌的兽脊,外表看起来全部是砖砌而成。

老人说,内面实际上是土夯筑的,外面砌的青砖是后人修补的。这是两座庙, 右边庙的匾额文字是顕聖庙左边的就是菩萨庙了。我问老人是不是观音菩萨庙,他说不是,当地人都叫白衣菩萨,原因是菩萨身着一身白色的衣服。庙门也有锁进不去,我从木雕的花窗格中也看不清菩萨的尊容,用手机隔窗拍照,结果看得最清楚的倒是一只节能灯,给古老的信仰图腾也烙印上现代化的印记。庙的对面是戏楼,每年农历二月初九庙会都要唱大戏。

菩萨庙附近有几处桃园,其中一家有几十棵桃树,我看那桃树好像有些年代了,向女主人打听,她说是分队(包产到户)那年栽的,算起来也有三十多年了。

这些树因为是老树,相对开花的时间要早一点,花瓣已经开始凋零,但那一树树的粉红仍然楚楚动人。由于树龄过大,已经开始老化,结果能力和果品质量都有所下降。

在老桃树的空隙间,勤劳的主人已经载满了新的桃树苗,再过两三年时间,这些树苗都可以开花结果了。

到那个时候,我如果再来九龙川看桃花,这个老桃园也将该焕发出新的活力了,古老的九龙川又该是怎样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?

如何判断急性肝炎
温州男科医院地址
小儿厌食拉肚子喝四磨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