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通事故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交通事故

凤灵 第一百一十三章 巨龟、器灵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0年03月12日

凤灵 第一百一十三章 巨龟、器灵

年人越想越觉憋屈,正犹豫着是否要使出自己用来保来挣这个面子。另一边的少年已经是气愤恼怒地大叫起来。

“左丘星,你不是说你有一件厉害的宝贝么?怎么不用?你一个结丹中期的修仙者,却被一个结丹初期的打的只能缩到龟壳里,难道你只前在我面前说的都是吹牛?”

底下的华阳宗门人听到这少年的话却是一愣。一个年纪只有十七八岁,修为只有筑基初期的少年修仙者,却对了个结丹期的修仙者说话如此的不客气?

只看那叫作左丘星的修仙者只不过四、五十岁的年纪,就达到了结丹中期,也知道这人不是天资过人,便是身后有大门派的支持。可是这个少年却似乎对这样一个人一点也不看在眼里的样子。那这少年又是什么来历?

牌坊下面的鼓噪声渐渐停了下来。有那头脑简单还没有想到这一点的弟子还想叫嚷嘲笑,在被身旁的师兄弟扯了袖子轻声耳语了一句后,马上闭上了嘴巴望着天空那个少年,脸色也渐渐凝重起来。

虽然刘玄孚也听到了那少年的大叫,但是神经大条的他可没有多想,仍然兴奋地将他炼制的法器一件件祭了出去,围着左丘星乱打。

左丘星却是脸色加难看。他也是意当中听到少年说起自己在华阳宗门人手中吃了亏,因为想要讨好这个身份贵重的少年,才会一时口的说要帮他向华阳宗讨回公道。

按他自己的想法,华阳宗也不过是个中等的门派而已,与少年身后的门派想比,实在是不算什么。他就算是陪着少年去华阳宗找茬,遇到了修为高过自己的修仙者,到时把少年的来历一报,难道他们还敢伤了自己两人不成?

自己虽然有救命的宝贝,但是他可真没想过要拿出来。

只是左丘星也没有想到,少年出手就伤人,搞的华阳宗看守山门的弟子发了警讯。

发了警讯便发了吧,他想等多赶来几个华阳宗的门人后,有他帮着,让少年打他们一顿出出气便罢了。

可是谁想到。第一个闻讯赶来地。居然是个脾气火爆地结丹期老头子。让他想不到地是。这老头子就像个刺猬一般。满身都是稀奇古怪地高阶法器。愣是将他一个结丹中期地修仙者打地只有招架之功。没有还手之力。

这本身就够让他郁闷地了。现在听到少年不满地话。是觉得颜面光。

“嘿!”

左丘星低喝一声。忽然抬手打出了一颗土黄色地珠子。这珠子滴溜溜一转。在空中就化作了一只巨龟。这巨龟回头看了一眼左丘星。长嘴冲着他声怒吼。看着竟好似想要反噬。

左丘星手上掐个法诀。伸手在身后地龟壳上一点。然后喝到:“孽畜!还不对敌?”

那巨龟忽然身子一颤。两只龟眼也发出了诡异地红光来。它将自己粗短地脖子猛地向天空一抻。然后就长开大嘴向着刘玄孚猛地喷了一口气。

“呼”

尽的风沙从那巨龟嘴中喷出,不仅迷了刘玄孚的双眼,甚至连他祭出的众多法器也是撞的乱飞了起来。

刘玄孚连忙祭出了一件护身法器。那风沙竟然好似上品法器一般,击在刘玄孚的护身法器上“呯呯”作响。

“这破乌龟的沙子怎么这么厉害?”

刘玄孚一时也顾不得左丘星了,一边抵挡着风沙的侵袭,一边手忙脚乱地将他祭出的法器收回。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几件法器隐隐的有些不受控制了。

刘玄孚收回了几件防御力弱的攻击性法器,然后将他身上好的防御性法器祭了出来。因为他已经感觉到,这风沙不同于普通风沙,竟然可以一点点地磨去修仙者的真元和法器的灵气。

牌坊下,华阳宗的弟子们都呆呆地望着天空那一团土黄色的风沙。因为看不清里面的情况,所以也不知道刘玄孚到底怎么样了。不过风沙外那个身前漂着缩小了的龟壳的中年面色阴沉的样子,他们却还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另外一边正在交手的两人也都停了下来。他们也被左丘星忽然使出地法器惊住了。

只看那只巨龟的样子,分明还有灵识,可是他却又并非血肉之躯。再联想到左丘星使用的那只龟壳法器,这左丘星使用的竟是一件有器灵的法器!

严格来讲,拥有了器灵的法器,已经不能算作法器了,因为这种法器,已经足以与元婴期修仙者的法宝媲美了。

少年愣愣地望着那只好像发泄似地一口又一口吐出风沙的巨龟,忽然大笑着飞到左丘星跟前道:“哈哈哈,左丘星,你果然没有骗我。人这件宝贝果真是厉害。哈哈哈……之前你不是说想要求见我姑姑吗?哈哈,你帮我好好教训一顿这些华阳宗的人,我就去帮你在姑姑面前说说话。”

原本还因为不得已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,而脸色难看的左丘星听到少年的话后,脸上的不愉之色立刻一扫而尽。

“好,他们华阳宗的人竟然敢对凝墨公子不敬,还敢仗着修为高就打伤公子的师姐,我左丘星定当为公子出这口气。”

说罢,左丘星手掐法诀,对着牌坊华阳宗那些只有筑基期、炼气期的弟子们一点指。那只因为对着刘玄孚狠狠喷了几口风沙后已经缩小了些的巨龟,忽然一扭头,冲着牌坊下那些华阳宗的弟子们扑了过去。

它刚刚扑出,就化作了一片风沙,铺天盖地的似地向着华阳宗门人罩落了下去。

“疾!”

一声沉喝,一只白色的小盾忽然出现在那些慌乱中有的逃跑、有的抵抗、也有的发呆的华阳宗弟子头顶。

小盾迎头即长,一下子撞在了那团风沙之上。然而风沙却从白色盾牌的四周像水一样流溢着,绕了过去,继续向下泼了下去。

两只淡红色的巨手忽然声息地出现,一只向着困着刘玄孚的风沙轻轻一拍,那风沙便如同积雪消融般忽然化于形,露出了里面一脸不解的刘玄孚。

而另一个巨手,却是向着那团扑向牌坊之下的风沙轻轻一抓一握。那风沙又重变回一只乌龟的样子,被裹在一个淡红色的罩子里左冲右突,却始终不能冲出。未完待续,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n,章节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

上海中医男科医院
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电话
泉州白癜风专科医院